www.46900.com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46900.com >
探访重庆知名网络主播高三学生直播日常月入1万
发布日期:2019-10-14 06:22   来源:未知   阅读:

  近两年,“网红”和网络主播火了,今年更甚,甚至被称为“风络直播元年”。但网络直播在给全民带来新娱乐体验的同时,因其野蛮生长,良莠不齐,也带来了大众娱乐的负面影响——直播内容的低俗和行业成长的失控。

  日前,文化部印发了《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并将于2017年1月1日开始实施。办法规定,从事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首先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表演者须实名注册。

  政策收紧,对网络直播内容的严控,是否意味着直播行业已走到尽头?对此,重庆晨报记者采访了重庆三位知名网络主播,探寻他们的直播之路。

  林贤飞家住重庆渝北,是某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主持人。跟大多数主播一样,每天在家用电脑连网架个摄像头,或用手机在映客、yy、花椒、全民直播等平台上直播日常的生活。

  走上网络主播之路,是当初缘于同事一句话:“你作为一名娱乐节目主持人,可以尝试做网络直播,把快乐分享给更多的人。”加上生活中他又是一个段子手,喜欢唠嗑。林贤飞就这样开始了主播生涯。

  作为主播其实很多时候不由自主,时常在直播中要根据网民的需求,一会变成吃货主播,一会是心灵鸡汤大师,一会秒变段子手。“直播就是让生活中发生的鸡毛蒜皮无限放大,引发全民热议。”

  走上直播生活已有一年半。他积累近50万粉丝,最火爆时围观群众一天达5000多人,月收入1-2万。

  在林贤飞看来,网络直播政策的出台,标志着网络直播将面临一次洗牌,也对主播提出更高的要求。各网红主播和直播平台将受到规则约束,不得再随心所欲提供各种迎合观众猎奇心的低俗表演,指望依赖“低俗、色情、暴力”等内容获取经济利益已不再现实,否则行业失去长远发展的机会。

  刘铭轩网名“VIP大轩”,今年18岁,是一名高三艺考学子。他主要是在花椒、映客平台上做直播。刘铭轩说,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用快手录制了一个视频上传到网上,点击率达到40万左右,从此摇身一变成为重庆知名“小网红”。之后,他就在直播平台开始直播日常生活。

  他主要是借助钢琴、六合波色号码表吉他、电吉他等乐器来助唱,舞蹈以街舞为主,不定期拍一部搞笑视频来娱乐网民。开始直播约一周后,他的粉丝涨到10多万,每月收入1万左右。刘铭轩称,直播生活有喜有悲,喜的是有些粉丝真心喜欢他。但也有网友会在直播时不停地“喷”他。如今,高考即将到来,他直播次数变少,掉粉现象严重。

  刘铭轩认为,做直播者心态要好,一名合格的主播,一定要有门才艺才靠谱,要靠真本事吃饭,应当努力提升直播内容质量。在网上直播表演是自己热衷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他告诉记者,非常高兴看见国家颁布明确法规,限制网络色情、低俗直播。他坚信,只有网络直播规范后,直播行业才会越走越远。

  candice秋秋,来自重庆三峡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今年10月份开始做主播。她一般以唱歌或跟观众聊天的方式直播。“很多网民说我长得像‘佟丽娅’”,两个多月时间,直播时围观观众达到5000人以上。

  “四分靠实力,六分靠运气,有的姑娘长得很漂亮也有才艺,就是做不起来。有的百万主播却相貌平平。”秋秋说,跟人交流的技巧很重要,观众进了房间,要留得住人。

  她以亲身经历举例说,有位观众看了她直播很久,一直刷的都是小礼物。有一天,她正在直播时,这位观众私信:“你今天很漂亮,但我不喜欢你的口红。”正直播的她顺手擦掉口红,涂上淡一点的口红颜色。她的改变获得了赞许。之后这位观众秒榜她(刷礼物刷到第一),到现在一直都是她的“榜一”。

  对于即将施行的网络直播新政,秋秋认为很及时,对于那些以重口味博出位,打色情擦边球的歪门邪道主播,将会是灭顶之灾。对于认真做正规直播,以才艺留住观众的网络主播,将迎来新春。

  据相关数据显示,全民直播时代已到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高达3.25亿。

  但目前在线直播门槛特别低,只需一台电脑一个账号,甚至一个手机就可进行网上直播。由此带来了直播浮华表像下“乱象丛生”的行业现实。比如,“嘿秀”平台上,违规女主播在直播间内公开用脱衣服引诱观众打赏;而在“炉石”平台,主播直播飙车,导致严重车祸……

  为此,文化部于12月13日印发了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直播平台必须持有许可证,直播者实名制。

  在内容方面,《办法》规定网络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内容:规定的禁止内容的;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利用人体缺陷或以展示人体变异等方式招徕用户的;以偷拍偷录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以虐待动物等方式进行表演的;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门内容审查批准文号或备案编号的网络游戏产品,进行网络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的。

  所以,这次文化部出台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以及之前有关部门规定,都旨在引导网络直播行业明晰利益界限、法律界限和道德界限,明确行业发展空间和方向,促进行业各要素的更优配置。

  未来,可预见的是,随着“互联网 ”计划的深入和行业规范的提升,直播行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网络直播行业还将面临一场文化审美和文化消费的变革期,教育、财经、旅游、健康、会展等将成为直播的新热点甚至新重心,而不是“打竞技”、“吃饼干”等。

  网络直播满足了年轻人“交互式体验的需求”,所以发展才增势迅猛。资本市场正是看到了这样的“涨势”,认为网络直播将具备空前的发展潜力,所以将大把的资金投入该领域。资本对网络直播的青睐可看作是资本与网络直播的相互吸引。

  但网络直播作为一个近两年出现的新鲜事物,其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网络直播现行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网络直播的内容问题也不容忽视,有些直播内容迎合公众低级趣味,播出内容侵权、在线用户数据造假等都是这个新兴行业需要进一步规范的地方。

  近两年,“网红”和网络主播火了,今年更甚,甚至被称为“风络直播元年”。但网络直播在给全民带来新娱乐体验的同时,因其野蛮生长,良莠不齐,也带来了大众娱乐的负面影响——直播内容的低俗和行业成长的失控。

  日前,文化部印发了《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并将于2017年1月1日开始实施。办法规定,从事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应首先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表演者须实名注册。

  政策收紧,对网络直播内容的严控,是否意味着直播行业已走到尽头?对此,重庆晨报记者采访了重庆三位知名网络主播,探寻他们的直播之路。

  林贤飞家住重庆渝北,是某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主持人。跟大多数主播一样,每天在家用电脑连网架个摄像头,或用手机在映客、yy、花椒、全民直播等平台上直播日常的生活。

  走上网络主播之路,是当初缘于同事一句话:“你作为一名娱乐节目主持人,可以尝试做网络直播,把快乐分享给更多的人。”加上生活中他又是一个段子手,喜欢唠嗑。林贤飞就这样开始了主播生涯。

  作为主播其实很多时候不由自主,时常在直播中要根据网民的需求,一会变成吃货主播,一会是心灵鸡汤大师,一会秒变段子手。“直播就是让生活中发生的鸡毛蒜皮无限放大,引发全民热议。”

  走上直播生活已有一年半。他积累近50万粉丝,最火爆时围观群众一天达5000多人,月收入1-2万。

  在林贤飞看来,网络直播政策的出台,标志着网络直播将面临一次洗牌,也对主播提出更高的要求。各网红主播和直播平台将受到规则约束,不得再随心所欲提供各种迎合观众猎奇心的低俗表演,指望依赖“低俗、色情、暴力”等内容获取经济利益已不再现实,否则行业失去长远发展的机会。

  刘铭轩网名“VIP大轩”,今年18岁,是一名高三艺考学子。他主要是在花椒、映客平台上做直播。刘铭轩说,一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用快手录制了一个视频上传到网上,点击率达到40万左右,从此摇身一变成为重庆知名“小网红”。之后,他就在直播平台开始直播日常生活。

  他主要是借助钢琴、吉他、电吉他等乐器来助唱,舞蹈以街舞为主,不定期拍一部搞笑视频来娱乐网民。开始直播约一周后,他的粉丝涨到10多万,每月收入1万左右。刘铭轩称,直播生活有喜有悲,喜的是有些粉丝真心喜欢他。但也有网友会在直播时不停地“喷”他。如今,高考即将到来,他直播次数变少,掉粉现象严重。

  刘铭轩认为,做直播者心态要好,一名合格的主播,一定要有门才艺才靠谱,要靠真本事吃饭,应当努力提升直播内容质量。在网上直播表演是自己热衷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他告诉记者,非常高兴看见国家颁布明确法规,限制网络色情、低俗直播。他坚信,只有网络直播规范后,直播行业才会越走越远。

  candice秋秋,来自重庆三峡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今年10月份开始做主播。她一般以唱歌或跟观众聊天的方式直播。“很多网民说我长得像‘佟丽娅’”,两个多月时间,直播时围观观众达到5000人以上。

  “四分靠实力,六分靠运气,有的姑娘长得很漂亮也有才艺,就是做不起来。有的百万主播却相貌平平。”秋秋说,跟人交流的技巧很重要,观众进了房间,要留得住人。

  她以亲身经历举例说,有位观众看了她直播很久,一直刷的都是小礼物。有一天,她正在直播时,这位观众私信:“你今天很漂亮,但我不喜欢你的口红。”正直播的她顺手擦掉口红,涂上淡一点的口红颜色。她的改变获得了赞许。之后这位观众秒榜她(刷礼物刷到第一),到现在一直都是她的“榜一”。

  对于即将施行的网络直播新政,秋秋认为很及时,对于那些以重口味博出位,打色情擦边球的歪门邪道主播,将会是灭顶之灾。对于认真做正规直播,以才艺留住观众的网络主播,将迎来新春。

  据相关数据显示,全民直播时代已到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高达3.25亿。

  但目前在线直播门槛特别低,只需一台电脑一个账号,甚至一个手机就可进行网上直播。由此带来了直播浮华表像下“乱象丛生”的行业现实。比如,“嘿秀”平台上,违规女主播在直播间内公开用脱衣服引诱观众打赏;而在“炉石”平台,主播直播飙车,导致严重车祸……

  为此,文化部于12月13日印发了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直播平台必须持有许可证,直播者实名制。

  在内容方面,《办法》规定网络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内容:规定的禁止内容的;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利用人体缺陷或以展示人体变异等方式招徕用户的;以偷拍偷录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以虐待动物等方式进行表演的;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门内容审查批准文号或备案编号的网络游戏产品,进行网络游戏技法展示或解说的。

  所以,这次文化部出台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以及之前有关部门规定,都旨在引导网络直播行业明晰利益界限、法律界限和道德界限,明确行业发展空间和方向,促进行业各要素的更优配置。

  未来,可预见的是,随着“互联网 ”计划的深入和行业规范的提升,直播行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网络直播行业还将面临一场文化审美和文化消费的变革期,教育、财经、旅游、健康、会展等将成为直播的新热点甚至新重心,而不是“打竞技”、“吃饼干”等。

  网络直播满足了年轻人“交互式体验的需求”,所以发展才增势迅猛。资本市场正是看到了这样的“涨势”,认为网络直播将具备空前的发展潜力,所以将大把的资金投入该领域。资本对网络直播的青睐可看作是资本与网络直播的相互吸引。

  但网络直播作为一个近两年出现的新鲜事物,其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网络直播现行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网络直播的内容问题也不容忽视,有些直播内容迎合公众低级趣味,播出内容侵权、在线用户数据造假等都是这个新兴行业需要进一步规范的地方。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Power by DedeCms